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墓童 !

    我说:“恩,王姨,你知不知道那个孩子的母亲,叫什么?现在在哪里?”

    王含英摇了摇头,说:“那女孩子登记过姓名,但是我估计也是假的,不过……不过我虽然不认识那女孩,却认识她的男朋友,在她怀孕大肚子之前,和一个男人来过我的诊所两次,都是陪着那个男人看病,我想,他们应该是男女朋友,那个男人应该就是孩子的父亲。”

    “那也行,那个男人叫什么?在哪里可以找到他?”我问。

    “男人是东海师范大学的老师,叫林晓生,以前他就在附近学校教书,现在在哪里我就不知道了。”王含英说道。

    我看了眼欧阳山说:“我明天就去找这个林晓生。”

    欧阳山说:“咱们得快一点,明天是它实力最弱、智商最低下的时候,错过了明晚,想要斩杀它会越来越难。”

    “我会尽力。”我说。

    一边的秦小海插嘴说:“这个没问题,我能找到这个林晓生。”

    我点点头,说:“那行,人应该是没问题的,和他们说了之后,他们应该也会同意,只是,明天如何引诱那鬼婴上岸?”

    欧阳山说:“这个简单,只要让鬼婴的父母坐在船上,在对虹桥一带来回划行就好了,嘴里说一些刺激鬼婴的话,鬼婴自然忍不住,它到时候只要一浮出水面,小佛爷就能够用无相佛珠斩杀它。”

    我说道:“行,就这么办,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咱们得去找一条结实的铁皮船,最好能够大一点。”

    我们商量了很久,然后各自回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秦小海就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去了东海师范大学,到了师范大学门口,他打了个电话,没多久一个身材很高大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中年人带着我们进学校,路上我才知道,这个林晓生已经是教导处主任了。

    到了教导处办公室,我们推门走进去,一个带着黑色眼镜的男子坐在办公桌后面,他最多也就三十岁的样子,很年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睛里很有沧桑感。

    我和秦小海走进去,我问:“请问,是林晓生先生吗?”

    对面的男子抬起头,看着我和秦小海,点了点头,“我就是,有什么事吗?”

    我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找到了林晓生,我在沙发上坐下来,说:“是这样的,三年前,你的一个女友,怀孕了,后来她把胎儿打掉了,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

    林晓生微微一愣,随后眼神中流露出几分痛苦,他起身,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然后坐到我们对面,说:“知道,你们问这个干什么?”

    我松了口气,说:“是这样的,林先生,请你相信我接下来的话语,当年你的女友打掉的那个胎儿,他变成了鬼婴,现在鬼婴出现,实力很强,我们相信,他会找你和你的女友报仇,我今天来,是想帮助你们,我知道这很难相信,但是……”

    “我相信。”林晓生看着我,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我相信,因为前两天总是噩梦连天,而且,我总是回想到过去的事情,无法安生。现在你们要我怎么做?”

    我说:“那个鬼婴的母亲,我们必须找到他,然后我需要你们做诱饵,引诱那鬼婴出来后斩杀他!”

    林晓生低下头,想了想,随后他抬起头,说:“能不能只让我做诱饵,他的母亲,就不必了吧。”

    我愣了下,随后说,“你们两个一起最好,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那也是他的母亲做诱饵更为合适。”

    秦小海在一边也说:“林先生,还请你体谅,这件事情听起来诡异,但是我们刑侦大队一直在跟进,这位先生说的都是实情。”

    林晓生叹口气,说:“那好吧,她……她叫小玉,在附近的雨花小学教书,你们可以在那里找到她。”

    我看林晓生神情有点不好,就说:“这个,林先生,虽然很抱歉,可是我还是想问一下,当年,为什么要打掉这个孩子?是因为感情问题吗?”

    林晓生低着头,沉默了一下,说:“算是吧,我和她……我们是师生恋。当年,我来师范大学教书,刚博生生毕业,二十六岁,她大三,二十二,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相爱了。虽然那个时候压力挺大,可是我们感情很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是,有一天,她偷偷的打掉了孩子,然后和我分手了,我苦苦哀求她,可是她态度很坚决,还没拿到毕业证,她就离开了。”

    我说:“那这三年来,你没有去找过她?”

    “没有,还有什么好找的,我虽然知道她就在那里教书,可是,也没什么好谈的了,我帮忙把她的毕业证拿到,寄给了她,然后就再也没有通过信了。”林晓生说着。

    秦小海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他说道:“没多少时间了,咱们先找到小玉,然后还要安排船只和晚上的事情,速度走起。”

    我对林晓生说:“林先生,随我们走一趟吧,这事很重要,今天你就请假吧。”

    “行。”林晓生没多说什么,他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有点事要请假一天,换上一件外套,就和我们一起出门了。

    楼下是一辆卡宴,林晓生打开车门,让我们上车。

    我有点惊讶,教导处的主任这么有钱?开上百万的车?比柳依依还要阔气啊。

    林晓生开着车,朝着雨花小学行去,到了校门口,林晓生说:“我就在学校外面等着,你们进去找她吧。”说完,林晓生点了一支烟,蹲在车门旁,默默的抽烟。

    我有点没法理解这个林晓生,却也没多说什么,朝着雨花小学走去,很快,我就见到了小玉,那个鬼婴的母亲,一个看起来有点老气的女人。

    我说:“你好,有点事想要和你说一下,是关于三年前你的孩子的事情的。”

    小玉一怔,然后点了点头,她虽然看起来老气,但是在眉宇间还是看得出来,她很漂亮,只是没有打扮收拾,给人一种颓废的感觉。

    “我们去我的宿舍谈吧,这里人多。”小玉带着我和秦小海,走进了一个独立的有些破旧的宿舍里。

    小玉的宿舍很整齐,不过里面的家具有些旧,而且面积也挺小的,连个沙发都没有。

    小玉勉强笑了下,说:“随便坐吧,比较简陋。说吧,究竟是什么事?”

    我在一个马扎上坐下来,说道:“是这样的,三年前你打掉的那个孩子,现在变成了鬼婴,相信你应该感应到了,最近几天你常坐噩梦吧。”

    小玉明显神情呆了下,随后低下头,说:“原来是这样,我对不起他,他找我报仇,也是应该的。”

    “呃……我们找你来,是想除掉那个鬼婴。昨天晚上,我们没能抓住它,被它钻回了河里,今天晚上,你需要和林晓生,你们一起,把那个鬼婴给引诱出来,你看行吧。”我说。

    小玉叹口气,点了点头,说:“行。”

    我彻底松了口气,这一对男女都如此好说话,让我一下子感觉到了希望,我想今天晚上的行动也会一定很顺利。

    小玉说现在没办法请假,等下午下了班再过去吧。我就说好,一定要在学校里等我们。

    接着我和秦小海又去借了一艘铁皮船,这船可不是木头的,而是那种铁皮和混凝土弄成的很结实的小船,船上面还有马达,虽然这船体积挺小的,不过对于今天晚上的行动是再好不过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阴云密布。乌云压得很低,让我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我先打电话让杨苟但和池翔过来,他们来的很快,这次杨苟但穿着袈裟,带着无相佛珠,一脸的严肃,看得出来,他也是很认真对待今晚的行动。

    我又打电话给林晓生和小玉,没多久,林晓生开着他的卡宴到了桥头,接着小玉打车也到了对虹桥上。

    我深吸了一口气,朝着林晓生和小玉说:“你们两个不用过于担心,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万全之策,接下来,你们只用在船上坐着就行了,还有,我会开船,努力的保护你们的。”

    林晓生和小玉都低着头,很随意的点了点头。

    我对欧阳山说:“欧阳道长,岸边的事情交给你了,别让杨苟但这家伙再出什么乱子。”

    杨苟但一听,立马说:“宋飞,你还是注意点你自己的小命吧,虽然铁皮船很结实,但是那个鬼婴也未必破不开。”

    “闭上你的乌鸦嘴,耐心等着。”我说,然后就带着林晓生和小玉上了船,他们两个坐在船边,而我站在船头处的马达边掌握方向。

    我知道鬼婴肯定就藏在对虹桥下面一带,虽然具体的方位不确定,但也就是方面几百米的范围,毕竟魏强就是在这里坠河而死的。我开着船在这一片来回转就行了。

    天空中乌云压的很低,我开始担心起来,照这样下去,再过一会就得下雨了,如果有雷电的话,那鬼婴怎么都不敢出现了。

    我开着铁皮船,发出“哒哒哒”的声响,我操控着船在水面上转了两圈,结果水底下毫无动静。

    我有点急了,对后面的林晓生与小玉说:“你们说话啊,说话让下面的那个东西听到,快要下雨了,咱们得快点。”

    两个人还是沉默,终于,林晓生先开口,朝着小玉说:“你……你近来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