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豪门替婚:军少强吻小逃妻 !

    那头,在电话里,老头子大发雷霆,不明白他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丢下会议室的懂事公司重要股东自己跑开了。

    一路走过去,褚皓轩心里也是犹豫挣扎的,真的是苏婷吗,见到了她,第一句话,自己该说什么好?结果还没走近那栋屋子,却听到了女人的呼救声。

    那声音实在是太熟悉太了解了,褚皓轩赶紧飞奔过去,第一次庆幸,自己是放下一切马上就飞奔而来了。

    褚皓轩觉得苏婷这丫头真是固执倔强,他们一堆人都在找她,可她却躲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想一个人生孩子带孩子呢。

    能行吗?首先,住的环境就不安全,于是,两个人又牵扯到下一个话题了。

    “我已经报了警,不过也只能拘禁十五天而已,他的家人更气人,非说是你勾引他的。苏婷,那个地方太不安全,你不能继续住下去了。”

    苏婷也知道,以前的计划看来是行不通了,再怎么样,强子是蒋老太一心疼爱的亲侄子,自己这个干女儿恐怕得靠边站了。

    可是之前她为生孩子所准备的钞票,根本就负担不起更多啊,换个房子的话,又得花费几千块。

    根本就不需要她想更多,褚皓轩已经将这个问题也解决了。

    “刘***儿子媳妇都在外面打工,她一个留守老人在家里带孙子。现在孙子上了寄宿学校,一个星期才会回来一次,家里的房子空着,她答应了租给你住。你放心,那套房子除了你和刘妈,不会再有其他人住进去了,她的孙子也才十岁,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好家伙,她只是眯了一觉而已,褚皓轩居然做了这许多的事情,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了。空口白话的谢谢说多了,只显得矫情,可是其他感谢——

    苏婷不是不知道褚皓轩的心意,只是目前的她还不想谈感情,老老实实的工作,安安分分的将苏凡带大,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了。

    褚皓轩也明白一个道理,好的猎人,需要的是足够的耐心。

    故意的,指着婴儿床的方向,笑问:“别谢我,我是为我干儿子做这些的。老大不小了,也想享受一下抱孩子的感觉,可我又觉得还想享受够单身的快乐。让你儿子认我做干爹,我直接升级,好不?”

    这有什么不好的,苏婷马上就替儿子同意了,多个人疼他,自己还可以省心一点呢。要是以后褚大少一直都不想结婚,让她儿子替他披麻戴孝送终也是没问题的。

    苏凡,小名饭饭的宝贝家伙此刻正在婴儿床里睡得香甜,不知道是不是做梦了,笑脸上还挂着笑容。

    要是他知道,小小年纪已经被老妈给卖了,还不知会作何感想呢。

    苏婷出院之后,跟刘妈一起回去,才知道,所谓的刘***房子,跟H镇隔了一点的距离,已经属于邻县了。想了一下,这样也好,除了这种事,她在这个地方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那个强子被警察带走的时候,居然不住嘴的嘟哝,是那个臭女人不穿衣服勾引她,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了许多。

    事后,蒋老太和强子的父母也都提着礼物去医院看苏婷,算是替儿子登门道歉。

    这件事也就这么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可那天晚上,苏婷觉得自己确实也有错,在这个民风淳朴的小镇,穿着睡衣在客厅里乱晃,且还是在别人家里,是容易引人遐想的。

    在这个地方住下去怕也不好,门里门外都是熟人,再说了,她工作的超市是连锁性质的,邻县也有分店。反正都要休完三个月产假之后才上班,于是也就跟老板商量了,换个工作环境。

    只是一切都要重头做起了,这苏婷不怕,能赚钱才是要紧的。

    以后有刘妈帮着带孩子,第一个月是褚皓轩支付的薪资,因为是月嫂性质,他一次性的给了五千块。以后呢,就按照小镇上正常保姆的价格,包吃,一个月一千块,刘妈也挺乐呵的。

    几天的相处下来,她也发现了,苏婷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而且很勤快,自己能动手做的事情绝对不会麻烦别人。

    饭饭也很乖巧,除了吃就是睡,要拉尿的时候会哭,比她家的那个皮猴似的小孙子好带多了。

    房子褚皓轩等于算是半买下来了,刘***儿子媳妇在外面打工多年,习惯了大城市的生活,以后根本就不回老家。褚皓轩一次性的支付了二十万,直接房契地契都归他了。

    “这怎么好意思,怎么能让你破费?你已经帮我很多了。”当褚皓轩将房契地契交给苏婷保管的时候,苏婷赶紧推辞着。

    “怎么是破费,这也是一种投资呢。”褚皓轩笑着说。

    啊,苏婷傻眼,“投资?好吧,我承认,现在流行买房买地自己做房子,可那也要经济开发区,在这里投资,你脑袋被门板夹了吧?”

    褚皓轩对天犯了一个白眼,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女人说话这样的恶毒?好像以前,是因为某人吧,在那个男人面前,苏婷一直都是温柔体贴的,唯唯诺诺的做着那个不是她的女孩子。

    离开了凌潇然之后,苏婷获得了重生,褚皓轩发现,自己其实更喜欢现在的苏婷。她脸上的笑容是纯粹的,她不会再有那种压抑的痛苦,不会再有笑着流泪的场面。

    “你才脑袋被门夹了,”随手在苏婷脑门上敲了一下,随后又想起来,刘妈说过,女人坐月子时不能吹风,头和腰要重点保护,要不然以后会落下病根子的,赶紧上前查看,“怎么样,没打疼你吧?”

    “我不是病弱的娇娃娃。”苏婷没好气的说着,扶正了头上的帽子。

    好多天没洗头洗澡了,还必须戴着一顶帽子,看起来拙毙了。

    坐月子的时候,女人要在房里休养足足一个月,不能看书不能看电视不能做任何对身体有伤害的事情,只能天天躺在床上吃了睡睡了吃做猪。

    要按说,女人坐月子的时候,除了丈夫之外,其他的男人也不能进房来的。

    可是褚皓轩跟其他男人可不一样,他那天安顿好苏婷,下午就从医院离开了,回去负荆请罪在公司里忙碌了几天,周末又再重新赶过来的。

    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看他那样子,似乎是怕苏婷又跑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房里躺着休息的女人看。

    在这种情况下,苏婷又怎么忍心拒绝?他也没那么空闲,可是抽时间千里迢迢的赶过来的。

    “你想啊,二十万块在B市能干什么?买个厕所都嫌小,可是我现在居然买下了一块地,百来平米呢。这附近不是有景区吗?以后肯定会作为旅游产业开发的。苏婷,这些东西你先帮我保管,以后说不定能排上大用场。”

    仔细一想,褚皓轩这话也说的对,现在经济不景气,钱币贬值的快,只有地产才是最可靠的。十万块钱对太子爷来说算不得什么,他们那样的公子哥,说不定大手一挥,一晚上玩乐的钱也不止这个数呢。

    可是换成了地产却不一样,依照中国现在的行情,地皮肯定会一直增值的。上次楚依依不也是在这附近游玩在发现她的吗?也许褚皓轩说得是对的,可是说到底,自己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承受他这么大的情谊。

    刚想再推辞的时候,他似乎看透了她的想法,直接将东西放在床头柜上,起身准备离去,“以后我有需要的时候,会找你报答的。好了,现在别说多余的废话了,我去看我干儿子了。”

    提起孩子,苏婷马上忘了所有,一脸幸福的笑容。跟天下所有的女人一样,做了母亲,就全部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了。

    饭饭已经有十天了,眉眼张开了许多,不再是一开始生出来时那皱巴巴的瘦皮猴模样。皮肤很白眼睛很大,特别是那饱满的额头宽正的脸,一看就知道是谁的孩子。

    苏婷不止一次的在心里抱怨,你说多冤啊,她辛苦十月折腾半宿生下来的孩子,却没一点长得像自己的。不过她没提过孩子父亲的事,褚皓轩也闭口不言,看他的样子似乎也不会把她现在所处的位置泄露出来,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保持着这个xiǎo mì密。

    日子就这么波澜不惊的过着,做完月子之后,苏婷就开始自己带孩子了,换尿片喂奶粉,手把手的,都是自己做的。

    不过刘妈还不让她下水,虽然现在天气渐渐的转暖了,却是让苏婷坐大月子,刘妈说要照顾她至少45天。

    “我们以前没那个条件,我生下儿子没今天就下地干活了,现在落下了一身病痛。小姑娘,你可别学我,好好养着,反正,你老公有钱,不怕吃垮他。”刘妈抱着饭饭,笑眯眯的说着。

    苏婷苦笑,不过也没解释,褚皓轩不是她男人的事实。基本上,每个周末他都会来看她的,周围的人都以为他们是夫妻,丈夫在外面工作,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呢。

    为了怕再惹麻烦,苏婷也就懒得去纠正这个错误了。

    三个月之后,她回去超市上班,果然,新到一个地方,不能再像以前了,她只能从督导做起。但是苏婷有自信,自己的能力在那里摆着,又肯努力,还怕没有好的工作机会吗?

    果然,仅仅过了一个月,这边分店的老板又重将她提为业务经理了。

    慢慢长大的苏凡也很可爱,会咧着嘴小,一脸的口水,会抱着奶瓶依依呀呀的。开始在医院因为输赢的原因,苏婷没给孩子喂奶,再后来考虑到自己三个月后又要去上班了,奶孩子不方便,索性一直都是让饭饭喝奶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