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穿书:贫僧为夫 !

    四月十五, 天刚蒙蒙亮, 莫欢就被连枝和南燕伺候着起床梳洗,随在薛氏身后去了荣禧堂, 两个丫头各抱着一个包袱落在后面。

    荣禧堂内,莫老太太端坐在上首,看着莫凤莫欢盈盈跪在桃红缠枝挑金锦缎垫上,才满脸慈容道:“进了宫, 你们两个要相互爱护照顾, 莫丢了平阳伯府的脸面。你们父亲已经为了你们两个各方打点,千万要给伯府争气才是。”

    莫凤点了点, 眼里蓄了泪, 到底前途未知, 没由来一阵恐慌。

    莫老太太心疼,伸手用帕子替她拭了拭眼泪,爱怜地抚了抚莫凤的头。又看了一脸淡淡的莫欢,心中叹了口气。

    谢氏打了帘子进来,朝屋里几人福了福,笑道:“老太太, 三位太太, 宫里的车来了,两位妹妹快请吧。”

    “去吧。”莫老太太闻言摆了摆手, 脸上万分心疼。

    薛氏坐在下首, 见她这副模样, 微微撇嘴。她心里依旧恨着老太太, 当初若不是她拦着,便是丈夫升了一品的官,欢姐儿也同嘉哥儿定了亲,皇命又如何。

    莫凤莫欢又给莫老太太磕了个头,起身跟在自家母亲身边,往伯府西角门去。

    宫里接人的是一架平顶蓝绸小车,莫衡莫征上朝去,留着莫行在家打点。为着两个侄女,莫行出手也是阔绰。

    宫人得了厚厚的红封,态度良好,只一个劲的说:“放心,宫里好吃好喝地待着姑娘们。”

    薛氏眼里满满不舍,伸手替莫欢正了正鬓间珠钗,只瞥着泪道:“你要好好的。”

    莫欢原先倒没怎么,如今见薛氏这般,没由来有些难受。莫二太太在一旁看着,连声劝慰。

    连枝和南燕把两个包袱抱进马车,又往随行的宫女手里塞了两个荷包,笑道:“包袱有些重,麻烦姐姐下车时替我们姑娘提提。”两个宫女自然满口应下,接人是道好差事,遇着大方的赏钱能得不少。

    时辰是定好的,不能耽误,赏钱再多,也要催促着上路。莫士钊和莫士钟骑马跟在马车后面,一路送到宫门口。

    “哥哥,回去罢。”莫欢扶着莫士钊的手下了马车,朝他微微一笑,安抚道:“你多劝劝母亲,我会照顾好自个儿的。”

    莫士钊神色复杂,心中却又无可奈何。见莫欢一脸从容,也心生安慰。朝她点了点头,又叮嘱了几句,见莫欢身影消失在朱红宫墙之内,才和莫士钟打马回家给几位太太报平安。

    …………

    莫凤莫欢亦步亦趋地跟在一个张姓嬷嬷身后,同行的还有几个秀女。口音软软糯糯,煞是好听,想来是南边一带选上来的。

    两人看着身边两道朱红高墙,满眼惊奇。

    倒和电视剧里演的没甚么两样。莫欢心中自我开解道。

    转头见莫凤一脸紧张,到底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莫欢心中不忍,伸手牵了牵她的手,入手冰凉。

    莫凤不自觉地握了握莫欢的手,朝她扯嘴一笑,心里才稍稍安稳了些。好歹有个姐妹一起不是。

    又绕过几道宫门,进了一间宫殿,张嬷嬷才停了脚步。

    莫欢看了一圈,两旁几间屋子时不时有女孩进进出出,有的脸色煞白、抽抽噎噎,也有满脸欢喜、双颊泛粉。

    张嬷嬷朝莫欢几人福了福身笑道:“姑娘们,里头几个姑姑得给姑娘们查看身子,若过了这遭,后面就是好日子等着姑娘们了。”

    容不得莫欢细想,她便被喊了进去,顺带着两个大包袱也一并送了进去。

    莫欢一进屋子,便见两个长相和气的嬷嬷,周嬷嬷给她们两个打过预防针,进宫前是要查验身子的。虽然穿越前体检过很多次,但是这般光着身子被细细查看,莫欢没由来一股羞耻感,却只能生生忍着。

    末了,一个嬷嬷又细细地替她穿回衣裳,口里直说恭喜;另一个往册子上用朱砂笔打了个大红圆圈,莫欢瞥了眼,也有打叉的,打圈的还是居多。

    她这是过了罢?莫欢心里哭笑不得。若第一关就能被筛下去就好了。

    包袱也被细细地翻看过了,两个嬷嬷心中了然,倒没说什么。莫欢往两人手里各塞了个宝蓝色荷包,口中称谢。

    她一出屋子,张嬷嬷便指了个十几岁的宫婢给她,笑道:“恭喜姑娘了,今后一个月里,就由小喜来伺候您。”

    “姑娘好。”小喜得了张嬷嬷的示意,朝莫欢咧嘴一笑行了一礼,手脚利落地接过她手里包裹,又把她请到一处椅子上,“姑娘稍坐,待会子有人带我们一同去娴吟殿。”

    莫欢点了点头,心里挂念着莫凤,眼睛在屋里溜了一圈,好一会儿才见她从一个屋子里出来,脸色微微发白,但眸光微亮,嘴角挂着笑意。

    莫欢连忙上前扶过她,心想应该也是过了。

    张嬷嬷知道她们两人是姐妹,平阳伯府又事先打点,给莫凤指了个丫头,倒把两人安排在一处了。

    等到了娴吟殿,里头已经聚了不少待选的秀女,她和莫凤被分在待月轩的东西稍间。等到屋子里放下包袱,莫欢才暗自舒了口气。

    小喜办事利索,没多会便沏了热茶给她:“姑娘好好歇歇,过两日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便要在含章殿选人了。”小喜又细细打量了莫欢一眼,见她似有愁色,只当她是担心后日挑选一事,便笑着安慰道:“姑娘模样俊,定能心想事成。”

    莫欢朝小喜淡淡一笑,却不应话,当真能心想事成,那就让她回去罢。

    莫欢在屋里坐了没多会儿,起身要去东梢间寻莫凤说说话,却不见她的人影。莫欢往屋外院子里张望一眼,见莫凤已经神色焕发,同昔日几个好友凑在一处说话。倒是适应良好。

    她也不好在里头干坐着,刚往屋外走了两步,却见兰芝和范筠相携而来。自打接了旨,莫欢就给两人写了信,兰芝和范筠刚在娴吟殿安顿下来,便来寻她说话。

    三人在廊下说了一会儿话,引得院内的秀女频频回首来看。

    莫欢无奈,一个院子里住着,恐怕得更加小心谨慎些才是,只好把兰芝和范筠往屋里请。

    小喜给三人上了茶,便又轻手轻脚地退到屋外去,留她们三个一处说话。

    兰芝端起茶盏轻啜一口,看着小喜的背影微微出神,范筠轻轻推了她一下,嗔道:“怎么了?”引得莫欢也去看小喜。

    兰芝朝两人眨了眨眼,笑道:“没甚么。”只是觉得有些眼熟而已。

    范筠睨了她一眼,挽了莫欢的手轻声道:“没曾想,你也来。”

    兰芝把心中狐疑抛到脑后,口里也连声应和,叹了一声:“只可惜我住两日便要回去了。不然难得我们三个可以这样日日相见。”她进宫原就是走个过场,后日拿了香囊就回去。

    范筠示意她噤声,虽说是皇家恩典,但也不能随意这样嚷嚷出来;再者这般说话,不是在刺莫欢的心嘛。

    莫欢心里无奈,对着两位好友,倒露出一份愁闷之意。

    范筠知道她心里不愿,拿了莫欢之前说过的话来劝:“先前你同我说,凡事总归是有解决的法子,焉知是祸非福。便是没有,也能走一步看一步。”见莫欢一脸迷茫无奈,又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既然都进来了,那就往好的想罢 。”

    莫欢只能笑着点头。劝着旁人容易,劝服自己最难。最好的结果就是像兰芝那样被赐了香囊出来;心中也暗自念佛,盼着自己人丑嘴笨,被筛下去才好。

    那几日她也细细想过,自己有没有可能被指给净空,可她有自知之明,依着自己如今的身份,也就是个妾。

    再是心慕,她骨子里却也无法屈就。与其如此,那还不如不想罢了。

    …………

    十七那日,小喜捧着一套水红织彩绵缎袄裙替莫欢换上,又给她梳了个凌云髻,只簪了根精简的挂珠钗。

    莫欢随着一众秀女侯在含章殿外,打眼过去,皆是一个样式的打扮。

    出门前有几位秀女多簪了根珠钗,也被殿里的主事嬷嬷取了下来。

    莫欢心中自我取乐,若把现代的那些个网红脸搁在这里,又是一样的衣服发饰,也不知这些个贵人能不能看出不一样来。

    “姑娘们警醒些,下一轮该你们了。”一位圆脸嬷嬷走到莫欢身旁,又把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今日除了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太后娘娘也来了。姑娘一定要机灵些,若得了贵人的青眼,后头的富贵日子就是姑娘们的了。”

    话音刚落,殿外侯着的内侍就朝那位嬷嬷打手势。

    莫欢眉目轻敛,手心微微发汗,绷紧了神经跟在后头。到了殿内,随着旁边五个秀女朝上头三位镇山太岁见礼问安。

    待上面喊了起,一旁的内侍才执了册子,挨个念着几个秀女的名字。

    莫欢排在第三个,前头那位是达州知府嫡女,被赐了玉佩。莫欢听她颤抖着声音满心欢喜地谢恩。

    莫欢下意识地紧了紧手里的水红素帕,下一瞬只觉得头皮发紧,听那内侍高声念道:“大理寺少卿莫征之女莫欢,年十四。”